2010-02-02(Tue)

+【Drrr】+Manipulation [イザシズ]

イザシズですよね。
★IZAZAZA!!
池袋还是一样的池袋。
正如新宿还是一样的新宿。

尽管这个世界这个国家这个城市无时无刻不处在变化之中,但是人类的本质还是不会存在多大变化的。
所以有时候感觉生活每一天都不一样,不过有些东西却一直在重复重复重复重复。
这就是所谓的“日常”。
也许这个叫做折原临也的男人所过的“日常”在他人看来是绝对算不上正常的、充满异常的“非日常”,对于临也来说,也早就习惯了——
——比如从新宿移动到池袋的现在。

“真是好久不见了,临•也•老•弟•哟。”
会一边用起伏不定的语调恶狠狠地打招呼,一边让手指关节发出愤怒干脆响声的,只有一个讨厌的家伙而已。气场不对啊气场不对。
一个无论他这个情报贩子再怎么有能力,也不会从任何渠道成为他的“棋子”,除了打架以外行事完全出乎其意料、丫的混蛋。临也暗自咂舌。真难搞啊真难搞啊。都说因为这样才最讨厌了。很喜欢人类。除了……
标志性的酒保服。
享有『池袋最强』美誉。

——平和岛静雄。

临也盯着拦在前进道路中间,像被惹怒的狗一样炸起毛来的静雄——在临也心目中,形容词可没有这么好听啊。深色墨镜后面的鼻梁上方皱得相当厉害,镜架下面甚至可以看到突起的青筋。
……不过还好,那家伙至少『现在』是空手。
折叠小刀从袖子里滑出,在手心待命。随时可以弹出的刀背冰凉的触感刺激着指腹,折原临也一边打出招牌式的笑容。皮笑肉不笑。僵硬。
(果然在这个家伙面前就算想要伪装笑脸也很难啊。)
(——因为我很讨厌他。超级讨厌。)
像是要把什么排除掉一样,临也慢慢呼出一口气。开口。
“小静静。”
“你还是一样不讨人喜欢啊。”

※  ※  ※  ※  ※
——————甘乐进入聊天室——————
《啊啊、早。》
【现在不早了吧。】
{……}
(晚上好。)
【………………】
{……}
【啊、大家都不说话呢。】
【甘乐今天很反常啊,平时都是一大套一大套的。】
悄悄话【临也先生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悄悄话《有点累了而已~☆》
悄悄话【说了不要用☆ 不过还这么有活力应该没什么大事吧。】
※  ※  ※  ※  ※  

脖子好痛。
用手摸上去的话,由于成日受到外衣帽子上一圈绒毛的保护,温度不算低不过也不高,但是被压扁的窒息感还残留在上面,以至于从主观感受上来说,甚至有着灼烧的感觉。
背后还留有被处于施工停滞状态的地面硌出的痕迹。
那个时候脑子里在想什么?情报贩子折原临也面对着电脑屏幕,打了招呼之后就没再怎么使用键盘。
(下手真够狠的。)但是折原临也还不至于死在他手上。——倒也是切身感受到了平和岛静雄的恨意。
果不其然又打起来了。可是——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
……………………………………后来的后来呢?

『记不清楚了。』

真可笑。


☆SHIZUZUZU!!
「原来你也有今天——」

看上去并不是完全的黑色或者棕色。
应该是恶人的标志吧,那样侵染了暗淡的绛红。
香烟的粒子一圈又一圈地缠绕上来。刀伤不算深,至少没有触及脏腑,不过全身上下加起来几十个口子,就算他的肌肉再怎么强大,就算伤口已经凝血,暴露在临近凌晨的冷空气里也不是怎么好受的事情。何况还要加上变得破破烂烂血淋淋的衣服。
动真格的。伤亡惨重啊。

看着就不舒服。没有香烟的粒子阻挡,临也的脸变得异常清晰。还有嵌在那张欠揍的脸上的、充满不正气息的双瞳。黄昏正当逢魔之时,这家伙该不会真是跑出来吓人的魔鬼吧。
(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
可恶的家伙。
静雄与其力气相比纤细得过分的手指用力、配合手掌向下——扭断、压扁、捏碎……什么都好。(说不定真的会死的吧,这样下去。)可以听得到处于施工停滞状态中的地面,那上面的碎石进一步碾碎的哀号。
(所以折原临也你——————)
(—————————去死吧。)
永远无法原谅的家伙。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之类的,全都是狗屁。这种害虫,除掉才是正确的做法。与妖刀罪歌的诅咒不同,这种声音来自静雄的脑海深处、心脏,以及体内的其他器脏……然后顺着血脉游走四肢百骸。
(杀。)
(折•原•临•也。)
(死吧。)
终于可以,自上而下地俯视、嘲笑你了。
和那些被用作武器丢弃的重物一起,变成这块废弃工地上的垃圾。回收利用不能。

“……唔!!”
手背上突如其来的刺痛。陷入皮肤的冰冷触感让静雄意识到,本来以为已经在控制之下的敌人开始反击了。
“混蛋。”临也的小刀再次亮了出来,静雄咂舌,“不过是将死的————”
“才没有——那种事呢!”

于是就变成现在这种对立的局面。
临也由于方才被制,呼吸尚未调整顺畅;静雄周边也没有什么可以继续拿起来丢的大物件,此前积累的刀伤受到汗水的刺激似乎能听见气化般的嗞嗞声响。刀伤毕竟要比其他伤痛来得更严重,肌肉的连接被利刃切开、斩断,伤口直接与尘土接触,疼痛确实地经由神经传达。但是……
(要在他整理好状态前打乱他的步调。)
本该抱持这种考量出手的静雄,在能考虑到这一点前身体就代替头脑作出了反应。接着他空手就冲了出去。
果然第一下就顺利命中了临也的腹部。水平飞出去,落地,干净利落典型静雄式的攻击结果。再来补进一脚吧。再坚持一下。折原临也就要完蛋了。

(真的要杀掉他吗。)

——咦?

(既然如此。为什么刚才没有直接捏断他的脖子。)
——………………不知道。
——………………懒得思考。

“小静静你啊。”
“其实根本不会杀人。”

虽然你讨厌我恨我,但是绝对不会杀了我。
而我、只要愿意,绝对可以清除掉你。
“所以呢~我打算‘报答’你一次。”
折原临也如是说。


★MANIPULATION!!☆
左手缠绕着黑色的布条。底下安静地躺着一条血小板构筑起来的暗色线条。
据某个害虫讲,是『最低限度的赔礼』。
静雄叼着香烟的嘴角抽动了一下。那里作为宣告此次『战争』的结束,被某个害虫一边笑着说「最喜欢小静静了。」一边狠狠地撕咬了。

真是无法理解的人。
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

临也离开电脑给自己泡了杯咖啡。
游马崎和狩泽最近好像迷上了一首叫做《恋は戦争》的歌。
这算什么奇怪的联想。

到底是记不清楚了,疑惑不如说是根本不想记起来………………

谁知道呢。

Fin!!

题目 : 女性向同人。
博客分类 : 小说文学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時計
ブログパーツ『SkyClock』:http://flash-scope.com/
BGM
搜寻栏
計數器
连结
萬國旗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连结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