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3(Sun)

Patchwork

在下哈兹卡西了……

第一次写KN还不上手望见谅……

===========正文分割线=================
「……」
「……在……」
「…………在……人………………」
像古旧收音机信号不良的杂音,吱吱喳喳吵得不行,偏偏又听不清楚。
长到几近一人高的杂草,无论何时都是半青半黄。一边是郁郁葱葱的春天,一边是干涸枯黄的秋季。乃是这样的不同,在面前清楚地交织出一条界线。经风一吹,沙沙作响的草杆就像冥河的浪,低语就来自波涛深处,因缺乏得以浮上水面的救生绳索而显得极其微弱。

【咦?好像在哭呢……】

“节日”即将到来,广场的喷水池周围堆满了早早来等待的人。成年人带着孩子,还有戴着围巾相互依偎取暖的情侣们,曾经压抑许久的隆冬小镇突然间再次沸腾起来。
(吵死了。)
花砾把头换到左臂上,再用被压麻的右臂盖住耳朵,头上的风镜“咔”地磕到前方的玻璃窗。广场旁被【轮】作为临时据点的建筑物里,避开紧张准备庆典的其它人,花砾为了弥补前一晚通宵苦力造成的疲倦一个人跑到唯一的空房子里补眠,结果不幸发现这里正对着逐渐变得热闹广场。
靠着疲惫不堪好不容易才浅浅地睡了一阵子的。
每次追捕能力者给城镇带来破坏之后总有这种庆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非常繁复而令人讨厌的。音乐声越来越大,【轮】的成员从广场的一角鱼贯而入,领头的、可以用“巨大”来形容的猫姐姐立刻被一帮小孩子包围了。
“像白痴一样……”想起上次被迫代替与仪那死白痴钻进厚厚的布偶里,不知不觉就嘟囔出声,“啊啊、不过还真是适合他啊。”一边打了个呵欠。
没有得到充分的睡眠,不过照这个样子下去估计也睡不着了,雪靴吱嘎吱嘎踩过早就变得厚实的地面,花砾跟在队伍后面几米的地方,小无今天穿着短靴吊带裤戴着礼帽手上拎着黑白条纹的长手杖走在队尾。
【轮】的队伍停在广场中心,围观的人群合拢成一个圈。
“节日”开始了。
被人群隔离开的花砾叹了口气,白雾划过领子上绒毛的时候似乎可以听见冰晶融化发出的噗啪声。(不过算了,反正都看过不知道多少遍了。还有一次搞砸过。)想起某次经历,花砾的皱起眉头。不知道是不在密闭的空间里睡久了导致有点缺氧的原因,脑子里一直在回放方才那个奇奇怪怪的梦,茅草,和孤零零的一条路,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相同的风景,明明能感觉到人的气息却怎么都看不到。
——总之感觉不太好就是了。
现在能置身人群中也
“咦?!”
前面的人群突然大幅度涌动起来,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诶诶——?!!”
(什么啊那是……)
脚陷进后方没有踩实的雪里了。
(踩踏事件这么烂俗的东西居然让自己给撞上了吗……………………)

醒来是因为一个喷嚏。
毛巾从额头上滑下来的时候跟着有什么形状规则的东西也跟着掉了下来。呲嚓呲嚓的,应该是包装袋一类的东西。
触感冰冰凉凉硬邦邦的……果然……
——拎起来的是一根棒冰。包装上还画了大大的一个猫姐姐的头。
够了果然是那个家伙的风格,看到就有种想要摔扁的冲动。这里大概是【轮】暂时的据点一楼堆放杂物的那个房间,离门口最近。此刻花砾身上盖着的是猫姐姐厚厚的“皮”,脖子敞口的地方尚有一点点温温的空气流动。
感觉像被捉弄了。
(要去找与仪算账。)
捡起放在地上的风镜重新戴好,花砾右手压上门把手——转动——推开——

呼—————————————………………………………

外头的冷空气倒灌进来,打到脸上生疼生疼的,不愧是正对大门的地方。
“呜哇好冷!”
都说梦境通常预示着什么,现在他算是稍微明白了。本来以为在热闹的城镇中心广场附近的,现下看了根本就是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啊、不,其实冷静下来再看仍旧是那些建筑,只不过人都走不见了。
……跟着演出者们跑了吗。
喷水池中心耸立的大理石柱顶端,张开双翼的天使吹奏无声的号角,已然偏西的太阳,泛橙的光懒洋洋地撒了一地,反光的雪粒金灿灿地晃眼。本来应当坐在长凳上悠闲地欣赏这种好风光,享受冬日傍晚闲散的宁静。
远处隐约传来音乐声。(那个方向啊!)
雪靴吧嗒吧嗒沿着松软雪堆中凹陷下去的痕迹跑过去。既然换掉了猫姐姐的衣服,要在一大坨人当中找出与仪还是有点难度的,何况是慕名而来围观【轮】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好奇群众。
“哦~花砾,你来了啊,之前还怎么都找不到你,还以为你出事了。”站在附近参与围观的平门一点也不担心地笑着说出这句话,“啊、你在找与仪啊?”
(该死的那家伙怎么这么麻烦。)
从平门那里得到大致的方向,匆匆忙忙又出发了。
“……”
“……在……”
“…………在……人………………”
去除出现在梦境里的杂音,那声音熟悉得令人发颤,断断续续连不成完整的句子。(要快一点过去才行。)雪靴踩在地上的力道增大,接着每一次蹬地,花砾尽量压低身子向前跑。
——是在哭吗?
——从前方为雪覆盖的残垣后面!
“与仪你没事吧!!”
披着缀有毛边的大氅的身影蹲在地上缩成一团,肩膀无规律地抖动。
“与仪——”
“——啊、花砾!”墙壁遮挡住的地方,小无在向他招手。猛然发现四周聚集了不少小孩子。
【小女孩哭啊哭啊,然后仙女就出现了,她把丢失的那朵冬天里也不凋谢的花还给了小女孩,然后牵着她的手回家了。】
与仪绘声绘色的故事讲到这里就完了,花砾觉得一直呆在口袋里的某个东西该派上用场了。随着塑料包装袋短暂的嚓嚓响声,在寒冷的环境下变得更加硬邦邦的东西准确命中目标。

“只是被撞倒了又没有发烧居然放冰棍在我额头上!你是白痴吗!”
“啊、好痛啊!花砾君跑这么远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吗?!”


Fin.

题目 : 女性向同人。
博客分类 : 小说文学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時計
ブログパーツ『SkyClock』:http://flash-scope.com/
BGM
搜寻栏
計數器
连结
萬國旗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连结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