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21(Sun)

+【幃×虹一】+蟬露

恭喜裹子踩中本人废柴兔新BLOG的18、48、69、80、96、100等HIT【18、27、59HIT俺自己踩到了】
于是特作此崩文以表俺对奥运开幕的激动心情和对裹子无比RP的RP的崇高敬意
此文CP乃是裹子所定
但是……俺依旧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掩面
于是MS又被俺逆了……

☆★☆★☆★☆
【正文】

十七年蝉说,我有十七年的黑暗,和一个夏天的明亮。
晨露说,我有一个夜晚的黑暗,和朝阳升起一瞬的明亮。
——短暂的阳光会产生留恋。
——当时间被延长到了上百年,究竟什么才是值得珍藏的?

烟雾从铝合金窗口飘出,乘着夏日正午上升的热气,在临窗的深绿色叶片上打了个旋儿,又急急忙忙解散了凑聚在一起的白色颗粒,再也捕捉不到。
夏日的正午到午后3点左右,总是最热的时候,偏偏好死不死的碰上了停电,空调的主机难得的安静。热腾腾的空气从脚底下一路蒸上来,除了这种让人大量出汗的天然桑拿外,呼吸道似乎也被热气堵塞,总是不顺畅得让人无端端的想发脾气。
所以云平习惯性地点燃了一卷烟,站在办公室的窗前发呆,试图借由那么一点点的、自然界施舍的流动空气来降温。
——可是那些聒噪的、不肯安静的蝉,还是成功地消耗干净了他的耐心。
『去死吧!』很没有形象地骂了一句,不巧地中海老头子从窗户底下路过。
『云平老师,学校里禁止吸烟!』
『邦』地用力合上窗以示自己的愤怒,还好教导主任只是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很大火气嘛,老师。』用脚拨开门、端着两杯冰水进来的男孩子,总是干干净净的衬衫、干干净净的校服长裤、干干净净的银白色短发。
——看上去总是干干净净的、清清爽爽的人,在这样闷热的时候也不觉得特别难过了。
『生气多了的话,很容易变老啊。』虹一把两杯冰水陈列在桌上,一样干净流畅的动作,甚至是在欧洲长大的云平也不及的绅士。
——或许是长年沉淀下来的稳镇,不急不缓,就是那么一种的『刚刚好』。
——尽管如此,『完美』这种东西还是和他无缘的,太过完美的东西会让人厌倦,不知道是哪个角落,这个人的身上,还是带有一些些让人觉得『遗憾』、或者说是『不能完全明白』的地方。

像一只时刻微笑的兔子。
而不是一只孤高的猛禽。

『变老这种东西,放在男人身上是没有多大的影响……大概。』云平碾熄尚未染尽的香烟。
『可是真正来临的时候还是会害怕的吧。』——老师毕竟没有拥有『那样』的生命。
『你会怕吗?』
『不确定,虽然很想‘尝试’一下,不过现在的话还是有更加能让我害怕的东西。』少年的笑容依旧很干净、很冷静,『如果不是从学生的角度,而是从同伴、从朋友的角度来讲的话,倒是有一句忠告。——帷,也许就算你的肉身变老了……如果精神还是不能成长的话,可是会很麻烦的啊。』站起来的时候,居高临下,尽管是在微笑还是有少年还没锻炼出来的气势。
——应该相信他的,因为是可以信赖的人。很容易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隐世不是那么单纯的世界啊。』

的确不是那么单纯的世界……
『确实,但是我没有办法……残忍……』
烟灰缸里黑漆漆的渣子,那些『同伴』,最后都会变成这样。
『虹一……』只想叹气,然后找个地方好好地想一想。
『所以这就是我留下来帮助老师的原因啊。』其中一杯冰水被拿了起来,虹一把它贴在额头上,冰块融化带走的热量开始发挥作用,现在额顶冰冰凉凉的,接着对面伸过来的手阻断了额上难得的凉爽。
『虹一啊……』像是要说什么的样子,结果只是唤了这一声,就断送了下文。
『啊、没有关系的,老师直接说吧。』

——以后啊,既然是『同伴』的话,直接称呼『帷』就好了啊。

【全文崩完】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時計
ブログパーツ『SkyClock』:http://flash-scope.com/
BGM
搜寻栏
計數器
连结
萬國旗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连结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