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9(Tue)

+【茄冰】+紫绀

高三生,因此提早发端午贺。粽子节快乐-w-
基本上俺是被橙子师弟拖下水OTL不过茄冰真的很萌啊-v-+尤其是●那样的大哥(哪样啊喂!
囧视角(?)注意。脑残注意。废柴注意。倒计时控注意。那么请您自由地……
============正文以下+++++++++++++++++++++++++
【古老的铜滴漏不紧不慢地细数人世历程;竹筒制成的水道却不计较,向着盛开佛足底莲的池塘,倾注一生的热情。
天地交汇之处诞生了我,天地裂散之处成就了你。
碧空澄净,而夜穹深远。共命运,又截然不同。】

-12:00:00
KAITO睁眼,床头上好大的一幅肆意挥洒的抽象画,全是冷色调,仅用了两管子颜料,蓝和紫。头一次想当画家的本意是涂一张大海上的Ice-cream山,但是不小心让MEIKO用葡萄酒染红了其中一块。
(盖掉盖掉盖掉!)只买了冷色调颜料的KAITO,将其抹成现在这样子。
——但是昨天完成后,分明是挂在了床尾的墙上。
哦……睡相有点那啥的KAITO,脚下垫了个枕头。

-10:10:10
最后一笔收尾,紫色发丝下的眼角,天青映着两道斜红,衬托得翠色双瞳分外有神。GAKUPO满意地对着镜子笑了一下。
城西广场今天有个傻不拉叽的音乐会,据说有一批傻不拉叽的孩子要登台——这些形容词都是写在那张投进他家门前那个在风雨飘摇中苟延残喘的古旧信报箱里的傻不拉叽的传单上的。
(简直蠢透了!)
顺手抽起那张传单,淡墨色底黑体字的打印传单上硬生生加上了两个水彩茄子,格调和宅院西端大开着窗户的二层小楼墙上新挂的抽象画一样逊。
神威GAKUPO仔细把传单边缘用天青眼影染成堆雪的样子,折了飞机准确投进隔壁挂画房间的窗户,不出意料听到被物体戳中发出的惨叫后关上了自己的窗。
(叫你下次再对在下家门口的信报箱下手!)

-10:09:30
KAITO从床上爬起来,手捂着额头,掌心接触的地方起了个大包。
“飞来横祸”这话没错,也确实是一等一的讨厌,被纸飞机谋害,他一定是第一人。然白目•Ice-cream•KAITO简称BAKAITO对任何能和Ice-cream、Ice、Cream扯上哪怕一夸克关系的事物都会加倍关注,比如这张用来折砸中他脑门的纸飞机的画了有点像Cream边缘的纸。
是他投进去后又千辛万苦从隔壁GAKUPO那差不多该废弃的老旧信报箱里花了半小时掏出来,用涂抹大作剩下的颜料画了两只栩栩如生的茄子再塞回去的城西广场音乐会的传单。背面空白处又加了几行字,用毛笔很认真写下的。
开头便是令人面红耳赤的:

〖亲爱的KAITO君,
您那每天都会出现在在下眼中的小洋房(和那糟糕毙了的抽象画),位于距离市中心三小时汽车车程的郊区。音乐会午后两点准时开始哟。
PS:下次又只穿围巾睡觉请记得关窗,因为很难看。〗

-09:52:54
把围巾以外的衣服穿上冲下楼,嘲笑GAKUPO用来拉车的茄马并被打回去刷牙洗脸。

-09:30:00整理完毕抱着雪糕桶下楼,被已经换乘TAXI的GAKUPO吐槽动作慢。

-09:28:21
反过去吐槽GAKUPO的古董着装,被威胁“扒了你的围巾”和“公主抱去会场”。

-09:26:51
妥协。KAITO顺利上车。
GAKUPO左肘搭在车窗边上,手背撑着下巴。郊区千篇一律的景色过得很快,可直而长的乡间公路看不到尽头地一直铺到天与地接合的细线。不必关窗避开过多的尾气侵扰,空气好得令人兴奋,车辆前进掀起的气流把额发往脸上拍打,这就是乡村独特的美。
心情不错的GAKUPO刚欲对着美景歌唱,旁边“吧唧”的不和谐音就掺了进来。
巨型雪糕桶,正架在KAITO腿上,内含物飞快地减少。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GAKUPO揪住KAITO的围巾并后领,将其覆盖着蓝色短毛的脑袋从雪糕桶里拎出来,“天——怎么做到的……?”
KAITO,始音KAITO,于早上九点三十七分把头伸进雪糕桶,一分钟后为神威GAKUPO拽出,仍是素颜一张,而雪糕桶已见底。
“你是长舌怪吗?”
KAITO露出两排kirakira大白牙,颇自豪地笑了。

-09:00:00
某知名公司在其著名游戏《怪物虐人》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最新任务下载——“Ice-cream强盗!传说中的怪物~KAITO~”

-08:25:07
失去Ice-cream加持的KAITO半躺式地瘫在座椅靠背上,呈蔫吧状。

-08:15:10
由于KAITO一直无精打采地粘在座椅上,乐得他安静的GAKUPO在没有令人厌恶的杂音的环境里满意地哼着不见重复的调子,爽朗的声音将看到的一切表现得淋漓尽致。
但是suddenly变了调。因为衣角被狠狠扯了一下。
KAITO不再一副无聊萎靡的表情,眉毛痛苦地纠结在一起,蓝色的短发大部分都沾了汗贴在颊上。“GAKUPO……”他用即将壮烈牺牲的语调,“正、露、丸……没带……”
(你就痛死吧。)

-08:05:47
在KAITO的坚持下掉头往家赶。发现司机大叔Level up槽下打出了“藤原ト—フ坊”字样。

-07:05:21
到家。KAITO歪扭着冲上楼。

-06:45:36
重新上车。此前GAKUPO顺便回家取了作为简易午餐的压缩食品。
“啊~饿死了。”饥不择食•KAITO随便摸了包饼干啃起来,“虽然尽是茄子味没有冰淇淋味不过还是暂且忍耐一下吧。”[咔吧,咔吧咔吧咔吧]
“在下很郑重地告诉您没有那种东西。”车速快得没法开窗,GAKUPO双手环抱在胸前,密闭的空间有点闷,还必须忍受嚼饼干的KAITO不间断发出的噪音,“就不能稍微注意一下形象吗?”GAKUPO伸出一只手,用拇指狠狠刮掉KAITO脸上的碎屑。
“我又不化妆。”[咔吧咔吧]“茄子要不要来一点?”
“算了,有点没胃口。”换食指点在KAITO眉心戳,早上的包尚未消完,“会晕车。”
不提还好,以BAKAITO的智商不至于去注意车速,但他根本就是个会来事的主。
“把在下的手放开。”GAKUPO企图从树熊•KAITO双臂间把自己的抽离,“也不看看现在这种危险地速度是谁害的!请自己面对吧。”KAITO像没听到一样抱着GAKUPO的右臂,头埋在手上,一声不吭。
“啧。”翠色的瞳眸转向蓝色围巾底下的后颈,左手结果本握在右手的折扇斩下。

-04:00:00
城西广场搭起的巨大音响架上,黑色的机器发出第一声声响。
初音MIKU在场边向观众区张望,并没有找到一众清凉着装中的蓝围巾。“KAITO大哥还没到吗?”音乐会的表演者都聚集在后台准备区了。
“不要管那死蠢了。”拍着MIKU肩膀,MEIKO示意她去后台集合,“谁让他昨晚非要画劳什子抽象画,今天早上起不来。——既然是压轴,就要好好准备哦。”豪气干云的话,配了豪气干云的酒嗝。MEIKO指向镜音双子:“铃和连都在等你哟。”

——我会来的,放心吧。
——因为是最得意的“学生”啊,还要向那个臭P茄子炫耀呢!啊哈哈!

KAITO虽然智商和廉价Ice-cream差不多,不过诺言还是有哈●达斯那么贵的。MIKU小小的拳头捏起来。(也许刻意躲在什么地方了?)
“MIKU~”铃双手叠成喇叭状,“快过来哟~”
“哦——!!”葱色Twintail的少女小碎步离开了原地。

-01:30:43
“加油哦!”MEIKO举着酒瓶,主持人报出他们乐队和曲目的名字,“热热闹闹毫不客气地上吧!”

-00:03:39
KAITO睁开眼,感觉世界都是红的。
橙红的天空和金红的树叶。
头顶上绸带似的东西扫过眼睑,入目是染红的紫再向上是削尖的下巴。他的世界横过来了。
“茄子?”
“啥?”
“赶到了吗?”
“到了。”
“MIKU他们呢?”
“早就结束了啊,亏我还费力大老远把你抱过来。”
“抱、抱过来……?!”
“是啊,城里塞车很厉害。”
“……………………………………………………”
“能否先从在下腿上起来?压麻了。”
幸好夕阳是红的。
城西广场树林边的长凳上只剩下两个人了。
“真遗憾啊……”
“是啊。”说到这里GAKUPO就火大。
“不过还是到了会场,总算没白跑~”
“BAKAITO。”
“嗯哪?”
GAKUPO面无表情举起右掌……

-00:00:00
——啪

“请你去切腹啊!”
“今天晚上我请客Ice-cream当做赔罪好了……”
(似乎听到心在淌血的哭腔?)
“看在KAITO君这么大方的份上,在下原谅你好了。”

Fin.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時計
ブログパーツ『SkyClock』:http://flash-scope.com/
BGM
搜寻栏
計數器
连结
萬國旗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连结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