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22(Sun)

+【Cerberus家族中心】+Laceration(Dogs同人Chapter1)

——你以為你能逃離Cerberus的破壞衝動嗎?
——潛伏在你背後的那條狂犬。
Chapter 1# Cerberus


海涅將槍收回袋子里,除了手套邊緣稍有燒焦的痕跡外,連白色外衣都未曾沾染這間狹小房間里的灰塵。(果然很無聊呢。)然後他又開始嘲笑自己的想法,只有巴度會經常考慮這種愚蠢的問題吧?不過,現在倒在地上連呻吟都忘記的傢伙們也實在太過沒用了。“只是地下街常見的混混。”他是這么評價的。
白色的教堂大門上方,兩隻慈悲的天使伸展白翼,從落成的那一天起,她們就透過捲曲的長髮俯瞰黑色且骯髒的街道與行人。大概正因俯視的時間太長,原本清麗的雙目依然麻木,只餘下空洞的殼子,作為愛的象徵定格在她們被創造的瞬間。然而在她們的下方,階梯旁的柱子上倚靠著另一個“天使”,紫色蕾絲花邊裙覆于修長的腿上,一對小小的羽翼攤開以方便她將重量壓在石面上。
看到熟悉的身影靠近,Nill稍顯無趣的臉變得鮮活起來。這個作為“前時代遺留下來的”可憐孩子,因為不會說話,所以任何的情感波動都能輕易從她臉上看出來。
——如今在教會是受到疼愛的孩子。
“呀、海涅,這么早回來了?”看門專用蘿莉控牧師,拐杖在地上敲兩下以引起注意,“你真的有好好去完成任務嗎?”
“順手端了個白蟻窩而已。”暗格的機關“咔噠”作響。
“你們就喜歡欺負我看不見呀,把教堂當武器庫會遭天譴的。”
“把教堂借出去當武器庫的蘿莉控首當其沖。”
“唔——海涅你真糟糕。話說回來,這樣真的好嗎?”
“什麽?”補充彈藥的動作停下來,海涅看向突然冒出一句意味不明話語的蘿莉控牧師。
“被巴度抓包的話,你以後的生活就搞不好了。已經快兩點了喲。”

【喂、兩點一定要準時到啊否則我捏死你。】

兩點零三分。Buon Viaggio。
KIRI給Mihai端了杯咖啡。巴度在窗邊的位置叼著煙打了個哈欠,眼角隱隱憋出些眼淚來。“情報商也是要錢吃飯的啊。”
“把它滅掉哦,這裡禁煙。”人緣很好的大姐,硬是將捲烟從巴度竭力合緊的齒縫間抽出來,然後伸到巴度尚未動幾口的咖啡里。煙頭上的火星子毫無掙扎便滅掉了,煙灰為深色的液體掩蓋,沉下去的部分基本看不出來。
“嗚哇——!!怎么可以!大姐幫換一杯好了。”巴度雙手合十,祈求一般地看著KIRI,後者一副隱藏著“你自作自受”意味的表情,雖然在笑,可是巴度沒來由的自腳底升起一股寒氣,就這么抖了一下。
“還有,不要浪費食物哦。”
(不愧是被那誰和誰他們稱為“大姐大”的人……)
巴度盯著摻了煙灰的咖啡欲哭無淚,方才眼角被哈欠逼出來的一點點水汽也沒了。今天注定是他非常倒霉的一天。窗戶外頭都是單調生硬的線條,掀不起風的空間,一點意思也沒有。
(海涅呀……那個可是我等了好久好不容易才等到的東西。)
他向後靠著仰視天花板。因為海涅一直沒到,結果好好的一份低風險高回報的工作被以“你們不是‘白發眼罩二人組’么至少給我到齊了再說”的理由拒絕交付。(海涅你這個傢伙……一點也不和諧。)還有真的很苦惱啊,被別人稱為“白發眼罩二人組”這樣,總被當成連體嬰一樣混為一談。很想罵粗口,但……在這裡還是算了。巴度又摸出一支煙,在收到諸如“惹怒大姐大你就死定了”“大姐大生氣的話你小心”最重要的是“還想再咖啡裡面加料嗎”的目光提示之後只得作罷,懨懨地把那支煙塞回盒子放進口袋。
“年青人看開點。”Mihai說。
“煙吶——!!”最後因為受不了而走到大街上,巴度終於滿足了他對尼古丁的渴望,“呼——不過海涅怎么這么慢。”眼罩下的右眼窩附近的神經似乎痛了起來,反常吶。
“露琪,你看。”粉色調為主、左瞳為金色的少女說。
“是橙色頭髮的有趣大哥哥誒,諾琪。”黑色調為主、右瞳為金色的少女說。
“好像可以——
“——好好玩一下了。”

“嘖。”海涅在街道中央停下,來往的人群當中他又看到某個不怎么友好的身影。穿著白色套裝的人嘴角彎得很猙獰,讓人極度不舒服。蠅目型的墨鏡和弧狀劉海遮去了大半面孔,不過想也知道底下是個什麽樣子,這個討厭的東西。
看來是躲不開了,這個傢伙最擅長突然出現,令人反感啊現在這個時候。
“看上去還不錯啊你。可是,還是那么不可愛不討人喜歡。”
左腕上,指針恰好停在兩點的位置,表盤上覆蓋的玻璃罩倒映出不耐煩的臉。
(趕不上了。)海涅的目光再次回到挑釁者身上。“Giovanni,這裡人太多了,如果要敘舊那不可能;如果仍是博士那女人——”
“只是偶然路過打個招呼而已,難得聽你一次性說這么長的句子。但是也太敏感了點吧,嘿。”Giovanni調整一下眼鏡,手又插回口袋里,“我還以為、那倆小鬼找到你這裡來了呢。”
是指那一對麻煩的雙生蘿莉姊妹吧,粉紅色和黑色相間、看起來無害但特別愛鬧的兩個兔子裝小東西,又跑掉了?幫別人帶小鬼看來挺有意思的。“Giovanni先做好你的保姆工作吧,否則好像會不妥呢。”海涅一邊欣賞Giovanni變得窘迫的表情一邊笑著走開。
“下次會好好修理你。”
“我很期待呢。”

“吶、露琪,爲什麽大哥哥不在呢?”
“是啊,只有橙色頭髮的有趣大哥哥在,大哥哥卻不在呢,諾琪。”
“哦、這不是海涅那傢伙的‘妹妹’嘛。”叼著捲烟的巴度,注意到了這倆小東西。
“平常不都是在一起的嗎?”諾琪湊過來。
“就像露琪和諾琪一樣。”露琪也湊過來。
“喂喂,”面對這兩個對稱過頭的雙生子,巴度的眉頭皺起來,“不要總是把我們混為一談啊。”
“沒有辦法啊……那么——”兩隻金色和兩隻黑色的眼睛同時望上來,露琪和諾琪小小的、整齊潔白的牙齒囂張地反射著燈光,巨大的槍自諾琪左袖管冒出來,同一size的刀自露琪右袖管冒出來,指向巴度鼻尖,“一個人陪露琪和諾琪玩吧。”
(我就知道……)

Buon Viaggio一直能保持其納盡天下客的優雅格調,總歸是有其獨特的魅力。人緣很好的老闆娘啦,味道很好的飯菜啦,周到的服務啦,總之是個十分熱門的地方。
所以當海涅衝進來的時候,儘管離下午茶時間還有好幾十分鐘,Buon Viaggio裡頭人倒一點也不少。遲到這么久被巴度抓到把柄了呢。下次還有什麽理由去斥責對方和嘲笑“你今天挺準時哈”。海涅連搪塞的話都想好了,但穿得這么整齊估計說出去都沒人信。“我途中端掉一個白蟻窩。”“騙人的吧,要這么久?”
——巴度不在。
“巴度嗎?大概出去抽煙了吧。唉、他很乖呀,真的沒有浪費食物。”KIRI把窗邊座位上的空杯子移走,杯底尚粘著若干點煙灰,“你去外面看看吧。”
不會吧,這么快就走掉了?分針還沒指向數字“2”,該不會那傢伙又看到什麽“猛料”而惹上大麻煩,啊、啊,怎么盡是這些的事情。抑或自己接了委托先跑了?老闆娘明明說他好像十分沮喪。海涅沿著街道慢慢往前踱。
然後忽然停下腳步。
“哎呀呀——好像嗅到有趣的味道了。”
——?!!
——怎么會突然……?
似乎有什麽奇怪的感覺,蠕蟲沿著後背中軸線向上爬行似的,集中在殘存的一截線圈附近。
“從‘下層’的臨界點傳過來了。
“你也聞到了不是嘛?
“Cerberus。”


TBC——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留言

時計
ブログパーツ『SkyClock』:http://flash-scope.com/
BGM
搜寻栏
計數器
连结
萬國旗
free counters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连结

Powered by FC2 Blog